坐飞机脱鞋检查住宾馆警察上门坐车被“尿检”。他为何总比人“特

2018-12-29 14:11

坐飞机脱鞋检查住宾馆警察上门坐车被“尿检”。他为何总比人“特



  2018年4月8日上午,浙江省桐乡市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部门迎来了一位来访者。看着来访者脸上由于过度奔波露出的忧郁神色,检察官徐瑾给他倒了杯水说:“坐下喝杯水,你想反映什么事情,慢慢告诉我们。”

  自称是殷某飞的来访者开口讲的第一句话就让徐瑾皱紧了眉头。“他们说我有前科,十年前在桐乡犯了抢劫(罪),可我是六年前才第一次到你们这儿的啊”,看着检察官露出的惊讶神色,殷某飞似乎早已见怪不怪,慢慢讲起了自己的这一桩“怪事”......

  在殷某飞的讲述中,他第一次来桐乡是在2012年,那时是来桐乡某镇打工,后来没多久就去了别的地方;2016年时隔四年后他又回该镇,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宾馆开了房间住下后,民警却查上门来。民警检查了他的身份证,告诉他2008年7月他在桐乡实施了一次抢劫,有前科记录;而殷某飞则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在桐乡犯过罪,因为2008年他压根还没到过桐乡。得知“自己”十年前在本地抢了30元钱和一部手机被判四年,于2011年刑满释放,殷某飞哭笑不得。

  殷某飞这时才联想起在机场发生的情况,于是一下子明白过来。殷某飞是乘坐飞机赶来的浙江,在机场安检时工作人员把他单独叫到一边,让他把鞋子脱掉检查,当时殷某飞就感觉莫名其妙,但机场方面也没解释。“现在看来,原来是我身上有这个抢劫前科的记录在作怪啊!”

  “那你2008年在哪里,又在做什么呢?”徐瑾感觉这个殷某飞并没有撒谎。殷某飞则表示十年前还在云南老家务农。

  徐瑾不禁陷入了思考:那十年前真正的抢劫罪犯是谁?谁冒用了殷某飞的身份信息呢?殷某飞说不知情,这也是他一大早来检察院申诉的原因所在。

  在徐瑾的追问下,殷某飞表示抢劫的前科记录对他这几年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2016年他回到云南老家,想在县城里买套房子,但在贷款环节被告知因为有前科,贷款办不下来;

  2017年他回到了浙江,在台州市打工,和老婆筹划着贷款买辆车,结果又是由于前科犯罪记录的存在,贷款被卡住了,甚至在台州连暂住证都办不出来。

  殷某飞还提到这么一件事情,有次他坐朋友的车经过桐乡的交通检查站时,车子被民警拦下来检查。其他人只是核对了身份证件,他却被要求开箱检查,并且做了尿检。

  2018年1月份他回到了桐乡,想在这里一边打工一边查清自己身上发生的怪事,于是联系了本地司法机关。“对我影响实在是太大了”,讲到这里殷某飞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做一名“普通人”成了他目前最大的心愿。

  送走了这位来访者后,检察官们立即行动起来。在徐瑾的带领下,检察官们联系了桐乡市公安局,经了解公安局已经对申诉人殷某飞进行了捺印,检察官立即调取了该鉴定文书。经审查,抢劫案中“殷某飞”的指纹和申诉人殷某飞在派出所所留的指纹不符,指纹不是同一人所留!另一方面,检察官在殷某飞前来申诉时对其进行了拍照,经与2008年抢劫犯罪中“殷某飞”被抓获时所留的照片进行比对,发现2008年侦查案卷中的“殷某飞”矮矮胖胖,和眼前瘦瘦的殷某飞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检察官确认后证实,殷某飞申诉属实,他确系被人犯罪后冒用了姓名,导致其存在前科。但茫茫人海,2008年实施抢劫犯罪的“殷某飞”是谁?2011年刑满释放后他又在何处?

  该起申诉案件被提交到桐乡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后,检委会展开了多次案情讨论。检察官们从申诉人殷某飞的户籍信息入手,调取了其家庭成员所有信息进行核实,结果发现抢劫案中“殷某飞”在之前的笔录里交代的户籍信息与殷某飞目前的家庭信息完全吻合。徐瑾凭借敏锐的法律意识和办案经验断定抢劫案中的“殷某飞”对本案申诉人殷某飞极其熟悉,了解殷某飞家庭情况!

  然而多次询问殷某飞时,殷某飞均称不知道抢劫案罪犯身份,也没有怀疑对象。检察官只能寻求新的突破口。经多次查阅十年前的抢劫案卷,检察官有了新的发现!原案证据中有一份证人的笔录,证人自报姓名“殷素”,系抢劫案中罪犯“殷某飞”的女朋友。检察官立即向公安机关调取“殷素”的户籍信息,但公安机关根据案卷所载信息,无法查证“殷素”此人。尿检检查什么调查取证到了这里陷入了困境,有人假冒了殷某飞身份去抢劫,刑满释放后又不见了踪影;而申诉人殷某飞声称完全不知情,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位证人,却查无此人。

  但检察官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经比对在案证据与抢劫案卷宗,检察官发现申诉人殷某飞有个妹妹,名叫殷某素。这个殷某素和抢劫案中的证人“殷素”有什么关系?两者是不是同一个人?

  通过查取申诉人殷某飞的妹妹殷某素身份信息后,检察官几经辗转联系到了殷某素,通过电话对殷某素做了几次思想工作后,殷某素终于承认,她就是2008年抢劫案中的证人“殷素”!而那个抢劫罪犯是她当时的男朋友,名字叫贾某宝!检察官长舒一口气,殷某飞妹妹的男朋友,完全有可能对殷某飞一家的家庭信息了如指掌。

  得知抢劫案中被告人的真实身份可能为贾某宝后,检察官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调取了贾某宝身份信息,当看到贾某宝的户籍照片后,与抢劫案中抓获的“殷某飞”进行照片比对,发现相似度极高!经查,贾某宝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羁押于广东省五华县看守所。检察官立即与五华县检察院取得联系,通过公函交接手续联系五华县检察院协助调查。

  由于对贾某宝的调查取证除了向其讯问制作笔录外,还需要取得贾某宝的指纹与抢劫案卷中的罪犯“殷某飞”所留指纹进行比对,为保证证据取得的科学有效,承办检察官在飞往广东前,先联系了公安局技术科,向专业人士学习了指纹捺印采集方法。几日后,徐瑾一行下了飞机直奔五华县,在该县看守所见到了贾某宝,并采集了贾某宝的指纹。

  经讯问,贾某宝承认其在2008年7月因在桐乡市濮院镇抢劫被公安局抓获,当时冒用了殷某飞的名字;贾某宝还证实,原案证人“殷素”的真实姓名为“殷某素”,是殷某飞的妹妹。“殷某飞是我姐夫,我和他妹妹殷某素结了婚但没登记,那时我自己身份证掉了,出来打工需要身份证,我就拿了他(殷某飞)的,他当时也不知道。警察抓我时,我冒用了他的身份信息,后来一直到判刑、坐牢、出狱都是用的他的身份。”

  “当时办案的民警还专门查了我报的身份信息和户籍信息,因为我之前住我女朋友家,所以对她家里了解得一清二楚,所以我讲出来的信息能对得上;我本想来桐乡给你们解释清楚,但被抓了出不去。”贾某宝讲道。回到桐乡后检察官将指纹捺印送至公安局鉴定,经鉴定比对,抢劫案中罪犯所留指纹与收集到的贾某宝指纹是同一人所留。

  2018年9月30日,桐乡市检察院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。11月9日,桐乡市法院作出裁定,将抢劫案中“殷某飞”身份信息更正为贾某宝。

  徐瑾说:“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国家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,公民的个人身份信息越来越重要。强化法律监督,加强对公民身份信息的保护和保障,我们检察机关也应尽一份力。”